澳门新葡亰赌995577前7月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3.1%——减税降费激发活力 财政收支保持稳健

积极财政政策加力提效的具体体现——前8月全国财政收支数据解读

9月17日,财政部发布数据显示,前8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7061亿元,同比增长3.2%。其中,全国税收收入117134亿元,同比下降0.1%,反映出减税降费效果持续显现。同时,财政支出保持较强力度,重点领域资金需求得到较好保障。前8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53069亿元,同比增长8.8%。

8月16日,财政部公布前7月全国财政收支数据:1月至7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25623亿元,同比增长3.1%,其中税收收入108046亿元,同比增长0.3%。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37963亿元,同比增长9.9%。

财政部9月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8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7061亿元,同比增长3.2%。全国税收收入117134亿元,同比下降0.1%。非税收入19927亿元,同比增长27.3%。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53069亿元,同比增长8.8%。

财政收入总体保持平稳

“从前7月数据看,财政收支总体形势稳健,符合年初预算要求,反映出减税降费落地效果,体现出经济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1-8月,财政收入增幅同比回落6.2个百分点,主要受减税降费政策效应持续显现、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等因素影响;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幅同比提高1.9个百分点,保持了较强的支出力度,重点领域支出加大。这两方面数据是积极财政政策加力提效的具体体现。”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统计显示,1月至8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3.2%,增幅同比回落6.2个百分点,主要受减税降费政策效应持续显现、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等因素影响。

统计显示,前7月国内增值税41017亿元,同比增长5.4%,增幅同比回落9.5个百分点,主要受去年降低增值税税率政策翘尾和今年增值税新增减税效果进一步放大等影响。企业所得税30369亿元,同比增长4%,增幅同比回落9.4个百分点,主要受提高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等影响。

“1-8月,全国税收收入下降0.1%,这说明减税效果持续显现,减税降费政策落实得好。”白景明说。

随着一系列减税政策的实施,相关税收同比下降或增幅回落。1月至8月,全国税收收入下降0.1%,增速回落了13.5个百分点;非税收入19927亿元,同比增加4276亿元,增长27.3%。

前7月,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同比下降5%,主要受一般贸易进口增速下降、下调进口货物增值税税率等影响。个人所得税6433亿元,同比下降30.3%,主要是去年提高基本减除费用标准、调整税率的政策翘尾和今年增加6项专项附加扣除的减税效应叠加释放。

他进一步分析,分税种看,国内增值税增长4.7%,增幅同比回落8.9个百分点,主要受去年降低增值税税率政策翘尾和今年增值税新增减税效果进一步放大等影响;企业所得税增长3.6%,增幅同比回落9.3个百分点,主要受提高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以及企业利润同比下降等影响;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下降6.9%,主要受下调进口货物增值税税率等影响;个人所得税下降30.1%,主要是去年提高基本减除费用标准、调整税率的政策翘尾和今年增加6项专项附加扣除的减税效应的叠加释放。此外,涉及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政策的“六税两费”同比下降0.4%。

“前8个月财政收入总体保持平稳,这与经济稳中向好的形势是相吻合的。虽然财政收入中的税收收入小幅下降,但这是实施高强度的减税措施所致,是在预期之中的。”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表示。

同时,涉及降费政策的有关收入继续下降,包括教育费附加在内的专项收入和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在去年同期下降3.1%的基础上,今年1月至7月同比又下降0.8%。

“税收收入增幅下降0.1%,虽然下降幅度不大,但却是首次出现由正转负,充分体现了减税的高强度。”白景明说,尤其是个税增幅下降30%,拉低了增长率。

据悉,非税收入增幅较高的原因,主要是中央和地方财政积极挖掘潜力,多渠道盘活国有资源资产增加收入。

“以上数据可看出,减税降费效果已经充分体现出来。此轮更大规模减税降费与经济运行良性互动的格局已经形成。比如在大幅减税下,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仍然保持稳定增长,国内消费税更是达到21.1%的增速,这正说明大规模减税对激发市场活力、稳定企业预期、促进投资和消费的积极作用。”白景明说。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19年以来,我国在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上都采取了大规模大幅度的减税政策,税收收入增幅下降表明减税降费政策取得了较为显着的成效。

盘活国有资源资产增加收入主要是,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同比增加2880亿元,增长5.7倍;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同比增加945亿元,增长21.3%。上述2项合计增收3825亿元,占全国非税收入增收额的89%,拉高全国非税收入增幅24.4个百分点。

财政支出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的趋势。1月至7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幅比6.5%的全年预算增幅高3.4个百分点。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19608亿元,增长9.5%;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18355亿元,增长10%。截至7月末,中央财政拨付转移支付资金为预算的64.9%。重点支出预算执行较好,教育、科学技术支出分别增长9.6%、17.7%,社会保障和就业、卫生健康支出分别增长7.9%、8.3%。“在各地财政收入普遍放缓形势下,中央财政拨付转移支付资金提速是非常必要的。财政支出保持较快增长说明了我国预算管理水平在不断提升,能够确保资金及时到位。”白景明说。

与此同时,多渠道盘活国有资源资产增加非税收入,涉及降费政策的有关收入继续下降。1-8月,非税收入19927亿元,同比增加4276亿元,增长27.3%。
白景明说,非税收入增幅较高主要是中央和地方财政积极挖掘潜力,多渠道盘活国有资源资产增加收入。

从中央看,中央财政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以及部分中央金融企业分红收入同比增加,合计占全国非税收入增收额的63.7%,拉高全国非税收入增幅17.4个百分点。

如何应对减税降费和支出提速带来的收支平衡压力?多渠道盘活国有资金资产带动非税收入增加成为一项重要措施。

数据显示,1-8月,涉及降费政策的有关收入同比下降,包括教育费附加在内的专项收入下降2%;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在去年同期下降18.9%的基础上,今年同比又下降0.9%。盘活国有资源资产增加收入主要包括: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同比增加2880亿元,增长5.7倍;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同比增加945亿元,增长21.3%。上述2项合计增收3825亿元,占全国非税收入增收额的89%,拉高全国非税收入增幅24.4个百分点。从中央看,中央财政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以及部分中央金融企业分红收入同比增加,合计占全国非税收入增收额的63.7%,拉高全国非税收入增幅17.4个百分点。

“增加非税收入中的国有资本经营收入等,是今年中央财政弥补收支缺口的特殊性举措,有利于维持财政收支平衡,促进财政可持续发展。”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说。

今年1月至7月全国非税收入增长24.8%,主要是大力盘活国有资金和资产带动相关收入增加。中央非税收入增长1.8倍,主要是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以及部分中央金融企业分红收入,合计增加2120亿元,占全国非税收入增收额的61%。地方非税收入增长10.7%,主要是地方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同比增加856亿元,占全国非税收入增收额的24.5%。

“在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1-8月非税收入实现了高速增长,对于维持财政收支平衡起到了重要作用。”李旭红说。

减税降费力度超出预期

降低行政运行成本也是应对收支压力的重要一环。通过连续多年压减,中央本级“三公”经费支出逐年下降,2018年比2012年下降46.2%。财政部还制定印发多项文件,在严格部门预算编制、规范部门预算执行、加强部门资产管理、推进预决算信息公开等方面作出规定。

1-8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幅比6.5%的全年预算增幅高2.3个百分点,支出进度为65.1%,与序时进度基本一致。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22185亿元,增长8.6%;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30884亿元,增长8.8%。

今年以来,我国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包括深化增值税改革、小微企业普惠性税费减免、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调整部分政府性基金政策等,效果逐步显现。

截至8月末,中央财政拨付转移支付资金为预算的72.4%,比序时进度快5.7个百分点。重点支出预算执行较好。教育、科学技术支出分别增长9.2%、15.2%,社会保障和就业、卫生健康支出分别增长8.5%、8.2%,节能环保支出增长13%,农林水支出增长8.6%。

分税种看,1月至8月,国内增值税增长4.7%,增幅同比回落8.9个百分点,主要受去年降低增值税税率政策翘尾和今年增值税新增减税效果进一步放大等影响。企业所得税增长3.6%,增幅同比回落9.3个百分点,主要受提高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以及企业利润同比下降等影响。

白景明认为,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高于预算增幅,主要是较去年同期支出进度提前,教育、科技、社保、生态环保等重点领域支出增幅较高。

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下降6.9%,主要受下调进口货物增值税税率等影响。个人所得税下降30.1%,主要是去年提高基本减除费用标准、调整税率的政策翘尾和今年增加6项专项附加扣除的减税效应叠加释放。

“高强度的减税,形成了良性循环,也推动了经济的增长,使高强度支出有了保证,重点领域资金需求得到较好保障。”他说。

“减税降费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举措,有利于激发市场活力、优化资源配置、完善税制结构,同时对稳增长、促就业、调结构等发挥了积极作用,有效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李旭红表示。

白景明分析,今年以来,一些投资性支出增长较快,比如交通运输支出8413亿元,同比增长16.1%,修铁路、建港口等投资对经济增长效果明显。另外,教育、科学技术、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这些民生支出增长幅度较大,民生支出增长为了促进消费。投资和消费增加了,也促进了经济增长。

白景明认为,高强度减税虽然在短期内引起一定的财政减收,但更重要的是促进了经济增长,扩大了税源;反过来,经济增长又支撑了财政运行。

李旭红说,今年以来,我国针对小微企业、高科技企业、重点领域企业进行了重点专项扶持,支持我国的供给侧改革以及结构性改革。减税降费背景下,我国对重点领域及项目的支持并没有减少,财政支出结构方面,教育支出、科学技术支出、节能环保支出都高于预算支出增速。这体现了我国对教育、科技和环保方面的高度重视,将财政支出花得更合理、更高效,更能为居民带来切实的福利。

重点领域资金得到保障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中央财政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支持落实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积极采取措施实现财政收支平衡。

“减税增支力度渐增是积极财政政策的突出特征。”白景明说。今年以来,在财政收入增速放缓的同时,财政支出保持较快增长,重点领域资金需求得到较好保障。统计显示,1月至8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幅为8.8%,比6.5%的全年预算增幅高2.3个百分点;支出进度为65.1%,与序时进度基本一致。

——多渠道筹集资金弥补减收。中央财政统筹采取增加特定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加大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调入力度、提高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一般公共预算比例等方式筹集财政收入。

统计显示,重点支出预算执行较好,教育、科学技术支出分别增长9.2%、15.2%,社会保障和就业、卫生健康支出分别增长8.5%、8.2%,节能环保支出增长13%,农林水支出增长8.6%。白景明认为,今年财政支出充分体现了惠民生、稳增长的特点。

——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今年中央部门带头压减一般性支出5%以上,“三公”经费预算压减3%。同时督促地方加大一般性支出压减力度,力争达到10%以上,将省出的资金优先用于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等方面。

今年加力提效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减税增支力度加大,给财政收支平衡带来压力。“财政收支平衡压力是在预期范围内,是可承受、可化解的。”白景明说。

——加大对地方转移支付力度。2019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预算安排75399亿元,增长9%。预算执行中,中央财政加快转移支付预算下达进度,均衡性转移支付、老少边穷地区转移支付都已全部下达地方,上述措施及时充实了地方财力,缓解了收支矛盾。

中央财政积极采取措施实现财政收支平衡,主要包括多渠道筹集资金弥补减收、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加大对地方转移支付力度、强化预算严肃性和约束力、加强对地方收支预算管理的指导等。

——强化预算严肃性和约束力。中央财政带头把紧预算关口,严格控制预算追加事项,除应急救灾等支出外,执行中原则上不再出台增支政策,必须出台的政策通过以后年度预算安排解决,防止加剧收支矛盾。严禁各部门铺张浪费和大手大脚花钱,结余资金按规定及时交回,统筹用于急需资金支持的领域。

据悉,2019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预算安排75399亿元,增长9%。预算执行中,中央财政加快转移支付预算下达进度,均衡性转移支付、老少边穷地区转移支付都已全部下达地方,上述措施及时充实了地方财力,缓解了收支矛盾。

——加强对地方收支预算管理的指导,专门印发通知并召开专题会议对地方进行部署,要求地方结合本地实际,统筹采取增加地方国有企业上缴利润、盘活存量资金资产、增加调入使用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等方式筹集资金,同时硬化预算执行约束,加大财力下沉力度,强化绩效管理。

“减税增支不仅是向市场注入资金,更为重要的是增强信心稳预期。随着减税降费全面落地,财政支出带动效应显现,减税增支与宏观经济运行进一步良性互动,财政运行将继续保持稳中向好,并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白景明说。

这位负责人表示,总的来看,2019年预算安排对减税降费的影响有较为充分的准备,中央预算收支平衡可以得到保障。个别地区受重点行业利润下降、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加上减税降费幅度超过年初预期,完成收支预算存在一定困难。对此,中央财政在加大对地方转移支付力度基础上,指导和督促地方开源节流,做好预算平衡。地方在此过程中,如果触发预算调整的条件,应严格按照预算法等有关规定编制预算调整方案,按程序提请本级人大常委会审查批准。是否调整预算由地方根据本地情况研究确定。

“从目前了解情况看,个别省份和部分市县已实施或计划实施预算调整。下一步,财政部将密切跟踪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督促地方切实做好预算收支管理。”上述负责人表示。

相关文章